INK PUBLISHING

關於部落格
印刻書寫,在文字裡讀到純粹。
  • 183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歡迎「荒野部落客」來尋寶!


【故事介紹】

 
     阿月十歲那年,相依為命的爸爸就死了,不過阿月知道他可以靠自己活下去,因為他從小就和爸爸躲在阿拉巴馬的森林裡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。阿月的爸爸是個反政府的越戰退役軍人,因此選擇遠離體制,與世隔絕,他教導阿月在森林裡生存的各項技能,阿月懂得設陷阱捕動物為食,會自己做衣服,還能看星星找路、在雨中生火。現在阿月要做的,就是遵照爸爸的遺言,到阿拉斯加去跟那些躲避政府、在野外生活的人在一起。
可是,阿月漸漸嘗到了孤單的滋味,為什麼爸爸說政府的人會來抓他,爸爸又為什麼要選擇過這種與外界隔絕的生活呢?不久,政府的人就發現了阿月,他成了國家財產,輾轉被關進監獄和男童之家,但很快的他又逃了出來,還帶了兩個同伴一起躲進森林裡,過著以天地為家的生活。但是快樂的日子沒有過多久,阿月就不得已必須走出森林,再一次面對令他陌生的文明世界。在逃亡的過程中,阿月見識了各式各樣的人(他從小到大除了爸爸和雜貨店老闆以外還沒接觸過其他人),開始認識外面的世界,也慢慢挖掘出當初爸爸為什麼要躲進森林裡過那種生活,更漸漸體會到什麼是人性、什麼是友情、什麼是愛

 


【故事連載】

爸臨死之前對我說,只要我都靠自己,不依賴別人,我會沒事的。他說或許有一陣子我會覺得很孤單,但那很快就會過去的。我已經十歲了,他也已經把在森林裡生存所需要的知識都教會了我,我會設陷阱捕獵食物、會自己做衣服,我能看星星找路,還能在雨中生火。爸說他甚至覺得我能痛扁比我壯三倍的人,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我。
我花了大半個早上的時間,才把爸搬上手推車,推到懸崖上的雪松林裡。我把他埋在媽媽旁邊,從那裡可以看見咖啡色的納克蘇比河從下面流過。那時是一月中,風扯動著我的頭髮,灰色的雲在樹叢中飄過,森林變得濕答答的。我感覺到爸所說的那種孤單,正從我的肚子一路爬上喉頭。
我沒有在墳頭上插十字架,我知道爸從不相信這種事。唯一能看出媽媽墳墓的地方,就是她墳上的地面是陷下去的,附近還有一塊石灰岩上刻了一九七二年。我不記得她的臉,但我記得夜裡床上曾經有另一個人,讓我的另一邊感到溫暖。爸說媽媽讓他想起黃雀,她在我心裡也就是那個模樣。
我幫爸找了一塊石頭,用鐵釘刻上一九八○年,把它擺在墳塚旁。然後,我把剷子放進手推車,動身回小屋去。雪松林裡的這條小徑是唯一被我們走到留下路跡的小徑,就像牛走的路徑一樣,多年來我和爸經常走這條路,不只因為爸喜歡到懸崖邊上去看媽媽,我們也把它當作去東北邊查看陷阱的主要路徑。我已經快一個禮拜沒去整理那些陷阱了,因為我不想離開爸的身邊,那些陷阱一定都已經捲入了溪裡,一想到裡面不管捕到什麼,恐怕都已經死了,我的肚子就翻攪得更加厲害。
爸曾經向我解釋死亡是怎麼回事,但我完全無法理解。爸說人死之後,會變成別的東西再回來,也許是松鼠或浣熊,也可能是魚或愛斯基摩人,你沒辦法知道。他說的這些話裡最難懂的就是,儘管他會變成別的東西再回來,還是有一部分以前的他會像輕煙一樣飄浮在空中。這部分的他會看守著我。我沒辦法跟這個東西說話,也摸不到它,但我可以寫信給它;我可以把信寫好再燒掉,輕煙就會幫我把訊息帶給他。
回到小屋,我把手推車與剷子放好,走進屋裡。我脫下鹿皮外套跟帽子,躺在我們還沒賣掉的獸皮堆上,盯著天花板上的樹根看。平常總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做,沒時間休息,但是現在爸死了,一切都不同了。
我又再想到死亡這回事。爸跟我說的大部分事情,我都能很快聽懂:鋼鐵製的陷阱要用滾水煮過,才能去除上面的氣味;屋頂的棕櫚葉要重疊鋪放,雨水才會順著滑下;鹿皮要泡兩天,才會有兩天的柔軟度。這些事情我都能理解,但是他說的死亡、輕煙傳訊,還有他對政府的厭惡,這些都是最讓我難以理解的。
從我有記憶以來,爸就說政府要抓我們。我們住的小屋在森林深處,那座森林是一家造紙廠的,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會來這裡。就算有人來,除非他快撞見我們的小屋了,否則也不會發現有什麼不尋常。小屋只是一個小房間,一半蓋在地底下,天花板低得爸要彎腰才能進門。屋頂被泥土覆蓋,上面長著樹跟灌木,時間久了,樹根穿進小屋,纏繞著木頭,一路鑽進牆角下的土壤裡。在地面上看得到的所有東西,都屬於大自然,就連伸出天花板的煙囪,都包在石灰岩裡。
我們一個禮拜練習步槍三次。我們的窗戶是窄窄的長縫,適合由內向外射擊,從這些窗戶望出去看到的樹,都布滿了彈孔,那是多年來我和爸練習第一階段防衛留下的。第二階段,我們會移到小屋後方的一個洞,那裡有一條泥濘的通道通往避難箱。避難箱只有小屋的四分之一大,是爸用舊穀倉拆下來的鋼片搭建而成的,有一根通氣管穿出地面,隱藏在一節樹墩裡。爸說如果我們進入第二階段,就要在穿過通道後把通道弄坍,避難箱裡的乾糧和水可以撐上一個星期或更久。爸說第二階段會很辛苦,可是避難箱的目的就是要在情況變得很糟時,讓人能夠保命。
「他們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我們。」爸說。
這附近沒有電線,也沒有馬路。除了通往雪松林的小徑,我們每個禮拜都會更換路線,才不會在地上留下足跡。我們大多在火爐裡生火,好隱藏火焰。如果必須在外面生火,我們會盡量找最乾的木柴,減少煙霧。我們不能在大太陽下帶任何閃亮的東西,以免飛機看到反射的光。因為這樣,我們的刀面都會留有薄薄的一層鐵鏽。爸甚至會從南面偷偷接近獵物,這樣槍聲才會朝河底散去。
從我躺著的獸皮堆上,可以聽到長縫窗戶外的鳥叫聲,屋外的森林也越來越暗。我已經習慣要特別留意傍晚和晚上的聲音,爸說如果政府要來抓我們,就會在這種時候。每當太陽開始下山,他就會變得緊張沉默,他喜歡坐在小屋裡做一些不會發出聲音的工作,我們兩個會縫東西、削東西、刮獸皮、修陷阱,一邊仔細聽森林的聲音。但爸去世的那個下午,這些事情我一樣也沒做,我沒辦法做,我只能像松鼠一樣蜷縮起來哭泣。

 


 

 

 

荒野達人—新店溪自然生態體驗!
 
《荒野之月》的故事中,少年阿月帶著兒童之家的兩位同伴躲進一座國家森林,他們生火燒水煮松針茶來喝,撿拾沿路的橡果果腹,在木蘭樹下躲雨,當山谷間的霧氣蒸散,天空變得晴朗,看見綠色的松樹和深灰色的闊葉林,整座森林都充滿了生命…遠離文明的阿月對森林生活的天真描述,是否也喚醒了你(妳)對大自然的渴望!
 
讀完阿月的荒野成長之旅,也讓我們大手拉小手走向大自然吧!
只要您在2009年2月25日前將書籍末頁的報名表傳真給印刻(02-22281598 洪小姐),就有機會免費參加由荒野保護協會舉辦的「新店溪自然生態體驗活動」(徵選5名),讓專業的解說員以「自然體驗」、「親水環境」、「棲地觀察」為面向,帶領你(妳)一同探索新店溪!

「新店溪自然生態體驗活動」活動說明詳見

荒野便利貼:
「新店溪自然生態體驗活動」資格獲選公佈日為2月27日,由「荒野保護協會」聯繫行前通知。
   (印刻出版社將以電子郵件通知,並致電確認是否能如期前來,不克前來則視同放棄,以備用名單遞補,未獲選者仍可以電洽方式向「荒野保護協會」報名此活動)


誠徵「荒野部落客」:您的體驗裝備齊全了嗎?

條件:擁有好人氣部落格+擅長引用與轉貼+對
《荒野之月》讀後有感
   請於2009年3月31日前,將您的《荒野之月》讀後感及《荒野之月》書封發表於自己的部落格,留言給「印刻部落格」或電郵ink_publishing@yam.com  (附上部落格網址與個人資料),將有機會獲得生態體驗必備寶物「荒野腰包」(1名)或「荒野領巾/頭巾」(5名)     

荒野便利貼:
最佳「荒野部落客」獲選公佈為4月6日,並於當週寄出荒野寶物。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