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K PUBLISHING

關於部落格
印刻書寫,在文字裡讀到純粹。
  • 183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陳淑瑤 × 駱以軍 :我和小說的對話…

【活動現場將由陳淑瑤分享新書《流水帳》
   駱以軍分享同為國藝會補助的作品《西夏旅館》,並簡述最新力作《夢見街》】
 
∣關於《流水帳》∣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∣《西夏旅館》專頁∣《夢遊街》專頁∣

流水帳──「寫在流水上的歲月帳本」  
五年級作家裡最蘊蓄溫柔的聲音
陳淑瑤  第一部長篇小說
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2009長篇小說創作發表專案補助作品

小說背景仍是作家最熟悉的,澎湖的風土人情。田埂、雞舍、廟埕、海邊、石牆、沙堡,映襯碧水藍天,傳統四合院周邊的幾代人,被忽略、遺忘,在人口逐漸外移的聚落裡,日復一日周而復始,家常絮語互通聲息,反芻著一茶一飯的人生滋味。從這樣的地理與生活邊緣之的位置冷眼觀看,《流水帳》延續一九九七年獲時報文學獎小說首獎而一鳴驚人的〈女兒井〉脈絡,農事與海事交織出人與土地的深情,在價值觀不斷崩解的年代裡,她以小說書寫,呈現出對物質文明幽微而美學的抵抗,回歸心靈的內在沉澱,超越了時間空間,定格成一幅永恆畫面──彷彿邊緣海角,熠熠閃爍的燈火。



您可以透過下方的對談認識 陳淑瑤《流水帳》∣

謎迷寫作
陳淑瑤或其他  
   

〈摘自《印刻文學生活誌 63期 陳淑瑤專號》〉編輯部‧蔡逸君‧文


人真的不能憑印象來認識、認為另一個人、一件事。看書也是,有時候你太早看了,十年後才會恍然明白,那是什麼。事物的狀態恆常如此。

我跟陳淑瑤約在景美一家咖啡館,時間到了,人也來了,咖啡館卻沒開。這很奇怪,因為日前已經提前到咖啡館確認時間並訂位,沒理由關著門。我說不如搭計程車去另一家咖啡館,她沒猶豫,便上了車。另一家咖啡館的午後,走了中午休息的上班族,下班也還有段時間,空位許多,擇窗邊坐下,一時還辨識著周遭,話頭打開,陌生就遠離了。

與之前單憑感覺和猜測的印象不同,陳淑瑤落落大方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,毫不隱藏。惟獨一樣,躲避拍照。我不能理解,後來知道了,當陌生的相機看著她,她就變得不像陳淑瑤,連我也不清楚她是誰了。
人經常憑藉外在、外顯來認識另一個人,以致後來認識久了,發現完全不認得那個人。或許只有當我們可以靜靜地,把眼睛所看見的、耳朵所聽見的排除,從風、泥土、海、天空去對應連結,才能明白那人深深眼瞳裡藏著的光芒和心跳。陳淑瑤如此,她的作品亦如是。

………………
蔡:你說看書不多,那平常看電影嗎?
陳:我很喜歡看,而且以前我看完電影都會急著跟人分享,講給我的同學、朋友聽,但後來,也不談
        了,越來越發現,我喜歡的東西,特別是很喜歡的東西,越不想跟別人分享了。因為我說了,不
        管他們的看法如何,都會影響我原來那個喜歡的心情,所以我就越來越不說了。
蔡:可以舉例你喜歡的電影嗎?
陳:喜歡的很多,可能你會覺得很俗氣,像《愛在日落巴黎時》,茱莉‧蝶兒和伊森‧霍克主演的,那
        是《愛在黎明破曉時》的續集,很少續集會拍得比前集好看。我記得那是我那年第一部看的電影,
        一年第一部看的就這麼好,就覺得很開心。後來電影院看完,回家還租片子再看。
蔡:為什麼喜歡?
陳:我想就是講愛情的故事,我在《流水帳》裡也有寫,像我們這種鄉村長大的人,又活在那樣的年
        代,都是看瓊瑤長大的……
蔡:你有看過瓊瑤的小說?
陳:有啊,對了,我現在可以補充,小時候的確沒什麼文學書可看,國中高中倒是看了一些瓊瑤的。
蔡:我也看過,那時覺得還真好看。我也在鄉下長大,我的那些堂哥堂姊國中畢業後就到台北的衛星城
        市工作,放假回來,會帶一些書,就有瓊瑤的,還有玄小佛。當時覺得很好看,那個年紀的情感,
        的確被影響了。
陳:所以我一直想寫愛情小說,這本《流水帳》也算愛情故事,裡面就是兩個少女的初戀。故事年代在
        民國六十多年,七十年,那時候哪像現在,你可以講說那是個純真年代,情愫、情感的交流對應,
        都是淡淡的,幾乎不落痕跡。這個小說,也寫阿兵哥,很多人寫男生到外島當兵兵變,痛苦寂寞,
        這裡面剛好相反,是「兵戀」,男生到離島去當兵,跟當地的女孩談戀愛。這種戀愛注定要分離,
        時間一到就離開。有句話「鐵打的營盤,流水的兵」,兵都是來來去去,落花流水,也是流水帳
        了。當然愛情只是這書的一部分,還有期間發生種種的大小事,她們或他們也許茫然未可知。我寫
        的時候,感覺像《追憶似水年華》,我想以前那樣的生活不可能再回來了。現在我還能想起我童年
        或少女時期,某一天的天氣,我會覺得已經無法穿梭時空再回到那地方,那種陽光,那種空氣,那
        樣的心情,我很懷念。
蔡:那麼現在給你個機會,選擇一個時空可以回去,你會選擇哪一個時間點?
陳:應該是我讀大學時期的某一個冬天吧。我覺得那時還是過得很單純,高中時期當然也是,但高中青
        春期看這也不順眼看那也不順眼,而且又是男女同班,我覺得自己很難跟人家交朋友。大學了,就
        都跟女生,我一直覺得我的成長過程中,都有不錯的女性朋友一路陪伴著我。這些快樂,不是愛情
        那種東西可以的,那種回憶很美很美。譬如,我們一起住在宿舍,放假,剛好又都沒出門去,我們
        就會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出來,一件一件穿來穿去,互相品頭論足,那很快樂。

………………前往〈舒讀網〉讀更多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